分类 网站维护 下的文章

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摄影:史小兵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摄影:史小兵

新乐视智家的投资人主要来自孙宏斌的“朋友圈”,每家投资金额不会太多,并且会签署严苛的投资条款。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亚婷   编辑|翟文婷

继孙宏斌之后,又一位地产大亨与贾跃亭发生资本关联。

据财联社报道,恒大集团许家印已经确认投资贾跃亭的FF,并成立了专门的汽车团队,但目前尚无法确实是许家印个人投资还是集团投资。

而《中国企业家》独家获悉,新乐视智家最近也会有资本介入,且已经进入最终签字环节,最快将于近期公布。考虑到最近与新乐视智家有版权合作,外界猜测腾讯或将是热门投资人选之一。

4月9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新乐视智家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乐视智家”)将按照90亿估值以现金及债权增资不超过人民币30亿元,这笔融资从今年年初就已经开始。3月29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此前确定的各增资方拟按照120亿以上估值进行融资,拟调整为90亿。”

这笔30亿元的融资,大部分来自几大投资方,另一部分将通过债转股的形式募集资金。据一位接近乐视的知情人士透露,资方主要来自孙宏斌的“朋友圈”,每家投资金额不会太多,并且会签署严苛的投资条款。

距离孙宏斌主持乐视大局已经过去16个月,从最初入主乐视三个体系,到如今辞任上市公司董事长,乐视的命运非但没有被改写,反而犹如脱缰的野马,前途未卜。

对于投资的三大板块,孙宏斌的思路已经非常清晰,乐创文娱和新乐视智家作为相对优质的资产,尽快融资盘活业务,对于他所担任二股东的上市公司乐视网,最终或将沦为空壳。

“空壳”乐视网

今年三月,孙宏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摆在乐视面前只有三条路:破产重整、变卖资产还债、退市。从他近几次的公开讲话可以看出,对于乐视网,孙宏斌已经有心无力,贾跃亭仍为乐视网第一大股东,孙宏斌腾挪空间十分有限。

无论哪种途径,作为二股东的孙宏斌都没有决定权,而贾跃亭所持的25.67%的上市公司股份处于质押以及轮候冻结的“双重锁定”中,只要贾跃亭不解除质押或偿还债务,孙对于现状,都没有根本性的对策。

对于融创投资的另外两个板块:乐创文娱和新乐视智家,孙宏斌则是希望尽快和乐视网划清界限。

乐创文娱由于未装入上市公司体系,处理相对简单。执掌人张昭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已经着手开始处理乐视体系在乐创文娱中的股份,同时融创会进一步增持。不排除乐创文娱最终将会成为融创控股的业务。

新乐视智家由于属于上市公司体系,处理起来更为棘手。目前乐视网仍是其控股大股东,想要将其剥离上市公司体系,就涉及到重大资产重组,这需要得到证监会的批准,而如果不做股权变更,孙宏斌也无法再投入更多资金,“目前只能在维持乐视网第一大股东的基础上,融钱盘活资产。”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截止目前,乐视网已将所持新乐视智家所有股份质押,其中,34.9398%质押给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其余5.3720%质押给银行、信托公司等金融机构,并表示,“如若公司因无法按时偿还债务导致质押资产被依法处置,公司不再具有实际控制权。”

至于孙宏斌对乐视网的打算,有近乐视体系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鉴于孙宏斌权限有限,可供操作的方式之一,是通过与资方合作的方式将乐视网资产进行转移,比如新乐视智家与腾讯视频签订合作,双方即约定,“腾讯视频电视版权内容将在乐视电视上呈现,双方将按约定比例对在乐视电视上通过腾讯视频内容产生的会员、广告等商业化收入进行分成。”这种合作模式一旦达成,乐视网的视频用户就会有很多转为腾讯视频用户。

“既然在股权上,孙宏斌拿乐视网没有办法,他可能会通过这种方式,尽可能降低乐视网的价值。”上述人士告诉记者。

进退两难

去年十月底,乐视网前CEO梁军开始“休假”,曾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梁军在与刘淑青磨合并不顺利。“主要是刘淑青担任的角色比较割裂,她代表的融创一方在实际中,既是投资者,也是管理者。”一位乐视内部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这会导致融创在强调利润和战略之间不停摇摆。”

今年1月24日,乐视网以15.33元的价格复盘,截止到4月16日,股价已经跌至4.20元。过去三个月,孙宏斌的一举一动就是乐视网股价涨跌的晴雨表。

3月份,融创在香港召开业绩发布会,在孙宏斌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并痛斥其为“妖股”之后,乐视股价停止前几日的上涨,一路下滑。“对于乐视网目前170亿左右的市值,孙宏斌认为偏高,应该在100多亿。”上述人士表示。

目前,融创系占乐视网股份为8.56%,与贾跃亭的25.67%股份相差甚远,加上贾跃亭的股份被双重锁定,孙宏斌想要增持只能通过二级市场。一位接近乐视的人士分析,“至少要再获取17%的股份,孙才能成为第一大股东,乐视网的高估值意味着他要付出更多的成本。”

据悉,证监会也曾向融创施压,要求孙宏斌保持乐视网股价稳定,维护中小股民的利益,鉴于孙宏斌目前的牌面,最终乐视网的走向很大程度上还要看监管层的态度。

撰文|北面

拍蝇打虎,一直在路上。警示“四风”问题、遏制特权思想,党报党刊不断给各级干部提醒。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最新一期《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的两名高官,在被查处时都曾引发广泛的关注。其中,被公认为“中央定性用词‘最狠’的‘大老虎’”——原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中央网信办原主任鲁炜,被批频繁出入私人会所,大搞特权,作风粗暴、专横跋扈。

鲁炜(资料图)鲁炜(资料图)

与鲁炜同被点名的还有2016年4月落马的湖南省委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原副组长、衡阳市委原书记李亿龙。文章披露,李亿龙长期使用公款雇用专职保姆,飞机必须头等舱,高铁必须商务座甚至特等座,老婆也要参照执行,下属讥讽其简直“是在享受皇帝的待遇”。

对比他们的成长经历不难发现,两人年龄相仿,都曾多年在基层工作。深知人民群众痛恨脱胎于几千年封建社会的“官本位”、“官尊民卑”等腐朽思想的特权思想,对领导干部搞特权、特殊化坚决反对。两人担任局级以上领导职务都超十年,对我们党一以贯之反对特权、反对腐败的“高压线”心知肚明,还在大会小会上“强调”,唯独忘记要求自己遵循。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文章尖锐地指出,脑海中一旦埋下特权的祸根,领导干部就远不止追求生活待遇的超标,特权思想往往成为滑向腐败深渊的指路标。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鲁炜和李亿龙,级别、仕途虽异,但都拜头脑中的特权所赐,违法违纪类型相近、问题一个比一个严重,在违纪违法程度上大有“比着来”的劲头儿。

在对两人的查处通报中,都有“违反政治纪律,在组织谈话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这一项。李亿龙为自保,采取与他人串供、退赃等方式对抗组织审查;鲁炜不仅阳奉阴违、欺骗中央,还干扰中央巡视,公器私用,匿名诬告他人,拉帮结派、搞“小圈子”。

两人都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财物。李亿龙“在干部选拔任用中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其特定关系人收受财物”;鲁炜干脆“拉帮结派、搞‘小圈子’”。李亿龙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贪图享乐,在生活上搞特殊化;鲁炜则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群众纪律,频繁出入私人会所,大搞特权,作风粗暴、专横跋扈。

李亿龙(资料图)李亿龙(资料图)

李亿龙违反生活纪律,道德沦丧,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性关系,搞权色、钱色交易;鲁炜则被点明:以权谋色、毫无廉耻。

特权带来的骄奢淫逸、声色犬马让这些领导干部沉醉一时,却割裂了党群干群关系,严重败坏党的形象,恶劣影响难以估量。

李亿龙主政一方后,收受红包礼金和贵重礼品成为家常便饭,收黄金、收美元,带坏了一方官场风气。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2016年2月19日,中央纪委副书记张军在湖南省委党校为湖南省做市厅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专题辅导报告的当晚,李亿龙就在党校房间里收受2万元现金和4条香烟。

鲁炜身为党的高级干部,理想信念缺失,毫无党性原则,对党中央极端不忠诚,“四个意识”个个皆无,“六大纪律”项项违反,是典型的“两面人”,是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知止,问题严重集中,群众反映强烈,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相互交织的典型,性质十分恶劣、情节特别严重。

“中国共产党党员永远是劳动人民的普通一员。除了法律和政策规定范围内的个人利益和工作职权以外,所有共产党员都不得谋求任何私利和特权。”这是写在《中国共产党章程》中的铿锵誓言,更是时刻警醒每一个党员领导干部的铁律。

原标题:上火星?近半数俄罗斯民众认为俄将在百年内拔得头筹

[环球网报道 记者 赵会芳]4月12日是俄罗斯宇航节,57年前的今天,俄罗斯宇航员加加林首次飞入太空。据俄塔社4月11日报道,俄罗斯民调机构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发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有78%的受访者认为俄罗斯是航天大国,40%的受访者认为俄罗斯将会成为近百年内首个登上火星的国家。

据报道,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在4月1日至4月2日进行了一项关于俄罗斯航天发展的调查活动,共有2000名18岁以上的俄罗斯人接受了电话采访。该机构4月11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有40%的受访者认为,俄罗斯将会成为未来100年内世界上首个登上火星的国家。

被问及对俄罗斯在航天领域的定位,有78%的受访者认为俄罗斯是航天大国。其中,60%的受访者认为俄罗斯和一些国家同位于航天大国之列,还有24%的人则认为俄罗斯是世界航天领域唯一的领导者。与此同时,45%接受采访的俄罗斯人认为中国是航天大国。

根据调查结果,49%的受访者称,目前看不到私人航天企业对该航天领域的影响,29%的受访者则将私人航天企业视为航天业可能实现突破的因素。此外,只有26%的受访者期待体验太空之旅,72%的人对此持否定态度。此外,32%的受访民众希望自已的后代可以成为宇航员,59%的人则对宇航员这个职业不予考虑。

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分析员伊万•列孔采夫对就此民调结果总结道,俄罗斯人对太空开发持有相当保守的态度。大多数受访者不相信私人航天会获得成功,并且他们认为,只有大国才能开发大型航天项目。

责任编辑:桂强

原标题:廊坊“”一审开庭 嫌犯未认可罪名

新京报快讯(记者赵凯迪 实习生卢功靖)今日上午9时,河北廊坊“瓜贩被刺案”于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新京报记者获悉,嫌犯并未当庭认罪,法院将择期宣判。

新京报此前报道,2017年7月23日,河北廊坊杨税务乡的瓜贩崔靖翔,因在集市上提醒女顾客“有小偷”,被盗窃团伙殴打,其中一人用刀捅进他右肩,伤及动脉,崔靖翔因此身亡。

新京报记者获悉,案发后,廊坊市人民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盗窃罪对王某某等五名嫌犯提起公诉,以窝藏罪、盗窃罪对张某某提起公诉。

4月9日,河北廊坊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此案。新京报记者从被告人律师孙天骐获悉,王某某等五名嫌犯没有认可故意杀人罪、张某某没有认可窝藏罪,案件未当庭宣判。

原标题:手机辐射导致鼠类患癌,对人类意味着什么?

美媒称,在为期3天的现场直播同行评审会议后,专家们断定,两项联邦研究显示,手机辐射导致雄性鼠患心脏肿瘤“证据确凿”。

据美国石英财经网站3月30日报道,这大大改变了关于使用手机是否致癌的争论。迄今为止,联邦政府和手机制造商均假设手机就其本身性质而言不会致癌,因为它们发出的是非电离辐射。足够大剂量的电离辐射——与X射线、CT扫描和核电站等有关的辐射肯定会致癌,但人们认为,非电离辐射释放的能量不足以打破化学键,这意味着它无法损坏DNA,因此不会导致致癌突变。

▲美国石英财经网站报道截图▲美国石英财经网站报道截图

但美国国家毒物管理局的这两项研究发现,有“确凿证据”表明,暴露在辐射中导致雄性鼠罹患心脏肿瘤,并发现有“一些证据”表明,这会导致雄性鼠大脑内产生肿瘤。

同时,在雌性鼠的心脏中也发现了肿瘤,但未上升至具有统计学意义的程度,其结果被称为“不确定”,换句话说,研究人员不能确定是这种辐射导致了肿瘤,下一个科学步骤将是确定这对人类意味着什么。

设计这些研究的国家毒物管理局资深毒理学家罗纳德·梅尔尼克说,未来的任何研究都不可能确定无疑地得出使用手机对人类没有风险的结论。梅尔尼克说:“我认为,未来的研究不可能提供否定(这种风险)的证据。”

他认为,药管局应该以这些以鼠类为对象的研究为基础提出指导意见。梅尔尼克说:“我认为,不向民众发出指示是不负责任的。让你的孩子与这种设备保持距离,不要将手机放在头边睡觉,使用有线耳机,这是这些机构现在能做的事情。”

▲如今手机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Unsplash)▲如今手机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Unsplash)

同行评审者的确曾对这项研究有些模棱两可,例如,一些人希望研究能持续更长时间(实验鼠暴露在辐射中的时间为两年)、以将后来长出来的肿瘤包括在内,但小组中其他人指出,鼠类寿命越长,长出肿瘤的可能性就越大,无论是否遭受辐射,因此,排除干扰因素得出结论的难度也就越大。还有人希望研究人员更仔细地解剖实验鼠脑部,以寻找难以找到的肿瘤。

但他们指出,科学是一个重复性过程,此项研究不是完美的,但优于迄今为止所有其他研究。

在同行评审过程中,评审者对一些证据进行了升级。总的来说,同行评审者称赞了这项研究的严格设计和实施。州立韦恩大学的制药科学系主任、评审小组成员乔治·科科伦说,这项研究是“设计和实施的最高标准”,“自始至终全面而有力”。

▲手机到底安不安全?(路透社)▲手机到底安不安全?(路透社)

论文称,关于雄性鼠,有“确凿证据”表明,暴露在手机辐射中会增加在心脏神经周围的结缔组织中出现一种被称为神经鞘瘤的罕见恶性肿瘤的风险。他们还发现,存在“一些证据”证明,辐射导致雄性鼠体内长出恶性神经胶质瘤——一种影响神经胶质细胞的脑癌。

还有“不确定”证据表明,辐射增加了罹患心脏疾病的风险,并导致出现表明DNA受损的证据。实验期间雌性鼠所生的幼鼠出生体重较轻。科学家还发现,雌性鼠的淋巴瘤发病率出现了具有统计学意义的增加,雄性鼠的肝癌发病率也有所上升。

所有这些发现都被称为“不确定”,因为动物研究不能完全复制人使用手机的情况,例如,你不能让老鼠拿着微型手机,或把手机放在口袋里。

但是,这两项鼠类研究的结果与迄今为止最大规模手机辐射人类研究的结果是一致的。2011年公布结果的“Interphone”研究由13个国家的16个机构的研究人员协同进行,结果发现,最重度手机使用者更可能患神经胶质瘤——国家毒物管理局的研究在雄性鼠体内发现的也是这种脑癌。梅尔尼克说:“因此,动物数据与人类数据间存在一致性。”

▲手机辐射已被证实可能致癌。(东方IC)▲手机辐射已被证实可能致癌。(东方IC)

作为对“Interphone”报告的回应,世卫组织下属国际癌症研究机构2011年将手机辐射归类为“对人类可能致癌”。

“Interphone”报告的作者依据他们的数据提出了各种问题,这项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基于对已经罹患脑癌的人进行的采访,因此可能会受到回忆偏差之影响,从而造成很多不确定性。

但梅尔尼克说,“Interphone”研究在比较不同类型脑癌(例如脑膜瘤)的发病率时发现,在重度手机使用者中,没有不同。他指出,如果存在回忆偏差,“为什么是这种类型、而不是另一种类型的癌症?”

药管局将采取下一步举措,确定对人类构成的风险以及如何向公众解释这些研究成果。《新闻观察家报》报道,药管局科学与工程办公室主任爱德华·马杰里森28日说:“我们正在采取负责任的态度。我们不会对任何事情作出机械反应。”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